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经典语句 >正文

散文创作不能太散

时间2019-07-09 来源:梦痕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徐芳:不少史家论说:现代散文始于“五四”文学革命。但在实现从古代形态向现代形态转变以前,却经历了一段过渡。比如梁启超的新文体散文毕竟是在行进中的中国传统散文框架内进行的,只求浅白,尚没有自觉的文学美感追求,其语言究其实也只是浅近文言,更何况大批白话写作的优秀作品的出现才是白话文学成功的真正标志,而这个历史任务,也许自然而然地落到了“五四”作家的肩上。“五四”散文创作不仅文体品种丰富多彩,风格流派各领风骚,而且题材范围之广,作品数量之巨,名家之多,都是前所未有……近现代以来散文文体出现了哪些新的特征?

  陈剑晖:在中国文学的近现代转型中,散文的文体变革在内容与形式上都是很特别的,甚至在很多方面比小说和诗歌更能体现出近现代文学转型的价值和意义。

  正如你所说,始于“五四”的现代散文在实现从古代形态向现代形态转变以前,的确有一个过渡。这个过渡的关键人物就是梁启超。他于1899年前后就写过《夏威夷游记》、《新大陆游记》等域外游记,但他对后代影响最大的,还是他创立的“新文体”散文。他用浅显平易、煽动性极强的新体散文取代僵化刻板的桐城古文和骈文等传统,并逐渐形成了独具一格、文体特征很明显的新的散文体——新文体,也称为“报章体”、“新民体”、“时务体”。梁启超的“新文体”散文仍属于旧文学的范畴。一方面,他将我国“杂文学”传统的优势和缺点发挥到极致;另一方面,他启迪了武汉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效果好中国散文的新变,促成了现代散文格局的重构。

  “五四”散文创作不仅文体品种丰富多彩,风格流派各领风骚,而且题材范围之广,作品数量之巨,名家之多,都是前所未有的。若从文体的角度看,中国现代散文与小说、诗歌和戏剧相比,一开始就表现出了文体上的自觉与成熟。具体而言,“五四”至三十年代前期的散文家和理论家对语体文体的选择与创造,主要表现在如下几方面:一、“新而不乱,奇而不渎”,在“文言合一”,中西结合中探索现代散文语体文体发展的可能性;二、在“化传统”过程中,追求语体的“漂亮”和“缜密”,打破“美文不能用白话”的迷信;三、“言与意”、“形与心”的和谐组合,构成独具东方情调的语体文体特征。

  文体是文学最为直观的表现,也是作家心智的外化形式。因此,文学观念的变迁往往表现为文体的变迁,文学革命离不开文体的变革。而所谓散文的现代性,除了郁达夫所说的“自我”“表现个性”外,主要还是体现在散文文体的变化上。遗憾的是过去的散文研究者并没有看到这一点,忽视了文体和文体探索的重要性,同时对我国古代丰富的文体资源也挖掘总结得很不够,这在很大程度上阻碍了中国当代散文的发展。

  徐芳:英国评论家布尔顿在《诗歌解剖》里曾谈到“诗歌形式的重要性”,他认为:“在一般的文学意义讲,理性形式可以说就是内容。”您对文体的形式也极为重视,有专门文章深入谈及;而对文体的研究,是否会改变西宁癫痫临床治疗方法人们对散文的某些看法,甚至“颠覆”了大家对散文的某些定义,并且因此而扩大散文创作的视野,丰富散文的内涵,增强散文的表达功能,提升散文的地位,从而改变以小说、诗歌为主体的当代文学格局?

  陈剑晖:我们过去对文体的概念理解得过于狭隘、过于机械。比如,国内的教科书将文体分为小说、诗歌、散文、戏剧的“四分法”,国外则没有散文这个文类,仅有小说、诗歌、戏剧的“三分法”,这实际上只是从“文学体裁”的层面来理解文体,这是远远不够的。至于“广义散文”与“狭义散文”之分,也未能真正进入散文的本体。相反,过于僵硬,过于简单化和绝对化的理论有时反而成为创作的障碍。

  因此,在今天,我们有必要重新对“文体”进行界说。我曾经在一篇论散文的文章中谈到:文体不仅仅是文学体裁、语言、风格和结构。文体更是时代、作家、文学体裁、语言风格的综合体。具体来说,文体可以细分为四个层次:文类文体、语体文体、主体文体、时代文体或民族文体。

  由于文体的源远流长和构成的复杂性,我在上面对文体层次的划分只能是相对的;而且,我不敢肯定这四个层次就穷尽了文体的外延和内涵。不过,有了上述的文体层次,我们就可以根据研究的重点,从不同的层次或从不同的角度来把握散文。

  对文体的研究,既可改变了人们对散文的某些看法,甚至颠覆了大家对散文的某些定义,并且可以扩大散文的视野,丰富散周口市看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文的内涵,增强散文的表达功能,这样一来,自然也就提升了散文的地位,而且有可能改变以小说、诗歌为主的当代文学格局。

  由于散文不像小说、诗歌和戏剧那样壁垒森严,它的文类特点是自由、散漫、灵活、兼容,任何文学的“客人”都可以到散文这个不设防的“客厅”里做客。但散文的自由、散漫、灵活、兼容,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完全抛弃散文的审美性、抒情性、典雅性和高贵性,更不意味着那些没有才情,没有文采,没有智慧的劣作,都可以到散文的领地里来跑马占地。在我看来,当下我们的问题恰恰出在这里。

  也就是说,自由一方面为散文作者提供了广阔的创作空间;另一方面,由于片面地理解自由,从而导致了滥用自由的不良创作倾向。这就促使我们不得不思考两个问题:一、当前的现实是不是给散文提供了太多的自由?二、应如何在自由与节制间找到一种平衡。

  陈剑晖:当前散文的最大弊端,是现实性不足。现实性的不足,主要有如下一些症候:一是文化大散文越来越远离现实和心灵,存在知识崇拜,追求大题材和大感情以及与此相对应的长篇幅,忽略了个体的体验和心灵的渗透,缺少具体可感的生活细节等弊端。二是老旧平庸的写作意向、审美趣味仍在侵蚀着我们散文的肌体。一种沉迷于历史材料和知识的纸上写作,一种“恋乡忆昔”的童年情结,一种满足于游山玩水、走马观花的肤浅创作倾向,正在侵蚀着当代散文创作的肌体,并使真正的优秀散文,淹没在癫痫病一般怎么治疗效果好这片腐酸、老旧、肤浅平庸的汪洋大海之中。三是商业化写作成为时尚。表面看来,当下的散文创作很繁荣,很热闹,但热闹的是“口号”“主张”,缺失的是现实精神、心灵与生存的痛感。

  陈剑晖:散文和诗的感情内涵一般都是一维或单维的,最多也就是双重的感情成分,而小说的感情一般呈多维的形态,它是一种多层次的复合型情感的文体。在情感的复杂性这一点上,那些长篇巨著如《红楼梦》《战争与和平》自不必说,即便如短小的《百合花》,其中便既有战友情,军民鱼水情,也有青年男女之间朦朦胧胧的感情等等的交织与碰撞。这是从感情的内涵来看。

  从感情的表达来说,小说的情感往往与摇曳多姿的叙事相辅相成,或隐瞒在跌宕起伏的情节,多种矛盾冲突的背后,或借助人物特有的性格特征表现出来。而诗歌和散文的感情表达又有自己的特点。诗歌是一种更倾向于形而上学和彼岸世界,因而是超越了现实的文体,诗歌的感情不仅是高度集中概括、凝练浓缩的,而且常常是喷涌而出,是爆发式的。

  散文与日常生活,也许有一种诗所不能及的“契约”,它总是与日常生活保持着一种共时状态。它通过一个个带着人间烟火的生活情境或形象片断,将或明或暗或直或曲的感情寄寓其间;而与此相适应,散文的情感抒发则是自由随意,是陈述式的。它既没有小说的紧张,也没有诗歌的跳跃。总之,散文的笔路一方面是发散式的;另一方面又是自然平稳的。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