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正文

亦友亦敌 君子之争(“司马光在洛阳”系列7)

时间2019-07-09 来源:梦痕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北宋神宗年间,司马光退居洛阳,潜心编著《资治通鉴》,在洛阳一住就是15年。他留下的诗句“若问古今兴废事,请君只看洛阳城”,是对古都洛阳这座城市的最好代言。

  这两个北宋文坛和政坛上的名宿,曾经彼此欣赏,可由于政见不同,两个人最终走向决裂,以至于水火不容。

  我常想,如果没有王安石变法,北宋的历史会不会改写?司马光若不退居洛阳,《资治通鉴》的命运又会怎样?

  历史没有假设,却比假设更富有戏剧性,就像司马光和王安石,这两个人从故交到政敌,究竟谁是谁非,至今也很难说得清。

  司马光在洛阳独乐园著书之余,与闲居洛阳的士大夫们交游,偶尔也会想起,他和王安石友好相处的快乐时光。

  公元1060年前后即宋仁宗嘉祐年间,名重天下的王安石应包拯之邀,入京担任群牧司判官,与司马光、吕公著、韩维成了同僚。这四个人“同在从班,特相友善,暇日多会于僧坊,往往谈燕终日,他人罕得而预”,时称“嘉祐四友”。

  在这个精英小团体里,王安石的个性最为鲜明。司马光清楚地记得,一天,群牧司内的牡丹盛开,包公特意设宴,请这几个下属饮酒赏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预约挂号花,并举杯相劝。司马光虽然不爱喝酒,但也勉强喝了,以免扫大家的兴。王安石很有个性,从头到尾一口酒不喝,包公也拿他没办法。从这件事中,司马光领教了王安石的犟脾气。

  王安石不仅脾气犟,还是个不修边幅的邋遢大王,身上甚至会生虱子。朋友们无奈,只好强行拉他去洗澡,再用干净衣服换掉他的脏衣服,王安石洗完澡穿上衣服就走,根本没有留意到衣服被换这件事。他曾写有《烘虱》一诗,描述自己和虱子斗争的经历。对这种“恶趣味”,司马光竟也欣赏得了,戏谑地作了《和王介甫烘虱》相和。

  这段时间,司马光和王安石惺惺相惜,走得很近。公元1061年,司马光的堂兄司马沂去世,墓表就是请王安石写的。这一年,王安石任知制诰,在为司马光升职所拟的诏书中,多有“操行修洁,博知经术”“行义信于朝廷,文学称于天下”等赞美之语。

  同样,司马光也对王安石做出了极高评价:“介甫(王安石的字)独负天下大名三十余年,才高而学富,难进而易退,远近之士,识与不识,咸谓介甫不起则已,起则太平可立致,生民咸被其泽矣!”

  公元1067年年初,宋英宗驾崩,不满20岁的宋神宗赵顼继位。他发现自己面临着一个严重的问题缺钱湖北癫痫病的医院哪里最好

  其实,北宋政府财政连年亏空,已经不是秘密。司马光就曾指出,出现这种现象,是因为“用度太奢,赏赐不节,宗室繁多,官职冗滥,军旅不精”。除此之外,还要加上一条,就是北宋政府对契丹和西夏的岁贡。这不仅增加了北宋政府的财政负担,而且还是北宋政府的耻辱。

  年轻的宋神宗想清除积弊,走富国强兵之路,然而,无论是皇太后还是朝中元老、重臣,包括翰林学士司马光在内,没有人支持他变法。大家异口同声地劝他遵循祖宗旧制,最好不言利、不言兵。

  宋神宗决定起用王安石。他知道王安石长期担任地方官,有一整套变法主张,如今,正好让他主持变法事宜。

  就这样,公元1068年,也就是宋神宗熙宁元年,王安石被任命为翰林学士,和司马光再次成为同僚。不过,在如何变法的事情上,他们的争执多了起来。比如,王安石认为不用增加百姓赋税,通过理财就可以使国库充盈。司马光则立即反驳,说天下哪有这等好事,所谓理财不过仍是盘剥百姓罢了。两个人当着宋神宗的面吵得面红耳赤,最后王安石占了上风。

  熙宁二年(公元1069年),王安石被任命为参知政事,次年又升任宰相,主持变法事宜。随着均输怎么治疗小儿癫痫法、青苗法、免役法、农田水利法、保甲法等新法的推行,反对者的声音越来越激烈,不少人因此被贬出京城。

  宋神宗很想任命司马光为副宰相,但司马光坚持先废除新法他才到任,宋神宗没有答应。作为曾经的好友,司马光三次写信给王安石,希望他认清形势废除新法。王安石则回了一封《答司马谏议书》,表明自己变法的决心。

  司马光见说服不了王安石,便主动请求调离京师。公元1071年,他退居西京洛阳,开始潜心编著《资治通鉴》。

  以直言敢谏而闻名的吕诲,是较早反对王安石变法的人。他曾弹劾王安石,称此人一旦当上宰相,必误天下苍生。被贬后,他自请“提举西京崇福宫”。

  司马光赶去探视时,已处于弥留状态的吕诲对他说:“天下事尚可为,君实勉之。”也就是说,你别放弃,一定要扛起反对变法的大旗。这句话,司马光一直都没忘记。

  在为吕诲写的墓志铭里,司马光提到新法害苦了百姓。有人想中伤他,就悄悄弄到墓志铭的镌本献给王安石。不料,王安石看后并不生气,还将镌本挂在墙上,逢人就说:“君实之文,西汉之文也。”

  关于变法,他们没有私人恩怨,有的只是君子之如何护理癫痫病人比较好争。用司马光的话说,就是“光与介甫,趣向虽殊,大归则同”,王安石也说他和司马光“议事每不合,所操之术多异故也”。在本质上,他们仍是惺惺相惜的同一类人。

  由于反对变法的声音始终不断,朝中大批元老相继离开,宋神宗顶不住压力,准备妥协。

  公元1074年春,适逢大旱,皇太后又向宋神宗哭诉“王安石乱天下”,王安石因此被罢相。他奏请宋神宗让吕惠卿代替自己,继续推行变法。不料,后来王安石反遭此人构陷,痛悔不已。

  其实,对王安石在变法中的用人问题,司马光早有提醒。此时,曾喊出“天变不足惧,人言不足恤,祖宗之法不足守”口号的王安石,也有些心灰意冷。尽管一年后王安石再次拜相,但他的新法已很难推行下去。

  公元1076年,王安石再次辞去相位,回家闲居。想到昔日因变法而绝交的好友,他很想写信问候一声,却始终难以下笔。

  10年后,司马光入朝拜相,尽废新法。得知王安石郁郁而终,他对吕公著说:“介甫无他,但执拗耳。赠恤之典宜厚。”

  无论如何,都要善待对方。这,就是他们的底线。(洛阳晚报首席记者 张广英)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