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经典语句 >正文

云婷【原创首发】 _影视书评 _散文在线_蜀韵文学网

时间2019-07-16 来源:梦痕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晚饭时,我告诉夫想回山西看母亲,她都快古稀之年了,作为女儿,常年不去看她也太说不过去了。

  夫没有反对,只说了一些泼冷水的话:“去吧、去吧!回到那里谁也不认识,想游玩都没人陪你,呆不上三天你就该想家了。”

  我“哼”了一声,心里嘀咕:山西是我的生身地,没人懂得故土在我心中的厚重,如果不是你和孩子们牵着我的心,我才不想这个家呢!

  是的,没有人懂得山西在我心中的厚重,那里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对我来讲都是亲切而美好的,那是十指连心般的牵挂,那是血浓于水般的不可分割。切莫说回去那里谁也不认识,其实,那里的熟人很多很多,比如云婷就是其中一位……

  云婷,一位和我同龄但看上去比我年轻好几岁的小饭店老板娘,她是我前年去山西时认识的。那天,我在院子里洗衣服,大门外进来一位穿着时尚的女子,她不算珠光宝气,但周身通透着一种不需雕琢浑然天成的美,这样的美貌,只需一眼就可以让人深刻在脑海中。她进得大门直奔西屋,眼却始终没离开我。

  “你找我妈吗?”我开口问话,打破眼前的生分。

  “哦哦,你就是阿姨的女儿吧?听阿姨说,她闺女回来看她。”她停下,转身向我移动脚步。

  “是的,我回来看我妈啦,这些年孩子太小没回来过,想妈了呢。”我说着,笑意在嘴角自然流淌。母亲听到院子里的对话声,走了出来。

  “云婷来了?来,快来屋里坐!”母亲招呼着女子,接着,又介绍我,“她就是我的小闺女,你看她,就不会穿衣打扮,跟你站一起,哪里会看出你们同龄呀?”

  “阿姨,看你说的!穿衣打扮都是分人的,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你闺女是自然美呢!嘻嘻……”不愧是做生意的,这个云婷真会说话。一个“自然美”把我的丑模样全给“顺理成章”了,我爱听,并报以夸张的笑声。

  云婷示意我继续洗衣服,不必停下,母亲则从屋里拿出两只小凳,和她分别坐在我不远处 。她很会找话题:“听阿姨说,你带回来三个女儿,我来挑一个做女儿。”

  我笑了:“行啊,你看谁跟你,就带走,省的累我。”说话的当儿,院子里的笑声一直没断。

  “听阿姨说,你也是个小孩子脾气,爱说爱笑爱交朋友呢,跟我差不多,呵呵。”云婷目光始终停留在我脸上,每次与她交汇,都能感受到她的友善与魅力,初次相识竟有一种久别重逢的感觉。

  盆里衣服快洗完的时候,我和云婷也聊出了兴致。这时候,大门外进来一个方脸大汉,他径直走向云婷。

  “你手机呢?”大汉尽量压着嗓门问云婷,“我连着打几次,你怎么不接?嗯?”

  “没听见手机铃响呀,不信你问问阿姨和她。”云婷一边取出手机,一边示意大汉问我。我赶紧说:“是的、是的,真的没听见 铃声,我们三人在院子里,耳朵不可能都背了。”

  大汉扭头看了我一眼,继续走向云婷。他猛然夺 过她手上的手机摔碎在地上,然后头也不回向大门外走去。我对这突发的状况惊诧不已,站起身不知该说什么,云婷反倒像没事的人纹丝不动。母亲急不住,准备上前捡拾地上的零件。云婷见状,伸手拦住了母亲:“阿姨,没事的,摔了换新的,他一天摔一次,我就一天换一次新的河北哪家医院治癫痫靠谱。”

  母亲怔了一下,弯腰边捡拾零件边说:“真是搞不懂你们年轻人,平日里多好的一对小夫妻,怎么动起火来这么不心疼东西?这手机你不是刚买不久吗?”

  云婷“呵呵”笑了:“阿姨,我来这里开饭店好几年了,你还不知道他那狗脾气?像个小孩子,等他发泄完了就风平浪静啦。刚才,一定是店里来客人忙了,他打手机让我回去的,偏偏我就没听见铃声。”云婷说着,起身走到我旁边,“他是我男人,刚才一幕让你见笑了。我得赶紧回去,你抽空去我那里玩玩,我请你尝我的手艺,真的!”

  “争取时间吧,我一两天要走人的,留得机会下次去也行啊!”我甩甩手上的水,轻轻拍了她的肩背几下,“快走吧!都是因为看我耽误了你时间,要不,我送你回去?”我言外之音,是担心她回去后两口子打架。她笑了:“没事的,待会儿让阿姨给你讲讲我的故事,你就不担心了,呵呵呵"

  我和母亲送云婷走出大门,又目送了她很远,她也回头看过几次,蛮有恋恋不舍的意思,大概聊得没尽兴吧。

  晚饭后,母亲给我讲起云婷的故事,不曾想,如此美貌女子却因为美貌而历经苦难……

  二十多年前,云婷家里很穷, 勉强读完初中,她不得不复辙父辈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命运。她有个哥哥,眼看到了婚娶的年龄,却因为家里盖不起新房子而迟迟得不到姑娘的青睐。老实巴交的父母,眼看着儿子“过杠子”要断掉祖宗的香火,他们是搓手嗟叹想不出法子呀。正在犯愁时刻,住在城里的村邻段老五提着礼物上家来了。这个段老五,三十开外的样子,凭借自家人多势众,拉帮结派尽干些地痞流氓营生,最近几年财源滚滚,招摇过市好不威风。这样人人遇见躲着走的主儿,突然光临云婷家,着实令云婷父母大吃一惊。

  段老五见云婷父母惊慌失措的样子,满脸堆笑:“叔叔、婶儿啊,这些年我混的还算风光,手里有钱了。我也想学着外面那些慈善家做点好事。这样吧,我出资给你家翻盖新房,帮你家娶儿媳。花多少钱都包在我身上,不用你家偿还,怎么样?”

  这等好事,修几辈子福才能修来呀?莫非祖坟上冒出青烟了?云婷父母面面相觑,谁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段老五看在眼里,“哈哈”大笑:“叔叔、婶儿啊,人常说天上不会掉馅饼 ,要我说哪,在特定的地方特定的时间,天上就会掉馅饼!不要顾虑重重了,马上清理家什,咱说了算定了干,立即翻盖新房!”

  天上掉馅饼果真砸自己的头,那是躲不掉的,云婷父母只得怀着忐忑的心接受下段老五的美意。

  很快,云婷家原来的土屋地盘上,两层式的五间青砖楼房落成了 。“栽下梧桐树,引来金凤凰”,经月老牵线,云婷的哥哥很快就找到了意中人。云婷的父母那个乐呀:“祖坟上准是冒青烟了,你看咱家时来运转了不是?赶早儿把儿媳娶过来,咱抱孙子的日子不远啦!”

  好运来了真是顺水又顺风哟,云婷哥哥娶亲费用需要多少,段老五就慷慨解囊多少,绝不打折。有这样的金主做后盾,云婷的嫂子很快就进门了。就在第二天新娘子回门后,段老五跟云婷父母说了一番出人意料的话,老实巴交的两口子几欲瘫软在地上 。刚刚娶儿媳的喜悦一下子变幻成锋利的尖刀,直刺两口子心窝,只道是祖坟冒青烟,遇到段老五是遇到大善人了,却原来……

  “叔叔、婶儿,我帮你们把心事都了了。之前我是说过,在特定的地方特定的时间日照癫痫专科哪里好天上就会掉馅饼,可是呢,咱老百姓常说‘知恩图报’,你们也不能不表示一下吧?”段老五吐着烟圈,俩眼珠子来回扫视着云婷父母。

  “该表示、该表示。我和他爸给你做牛马,伺候你好吗?”云婷母亲一脸迷茫,往前探着身子小心问。

  “哈哈哈!笑话!你们做牛马,能驮着我日行千里呀?”段老五一反客套态度,“实话告诉你们吧,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你们家云婷是方圆百十里内的大美女,要不是看上她,我会从城里赶回乡下帮你家这么大忙吗?事不大,你们掂量着办吧!”

  “什、什么?”云婷父母面面相觑,看得出,段老五不是在开玩笑。良久,云婷父亲才小心翼翼开口:“他老五哥,你三十开外的人了,老婆在城里给你养着俩孩子多好啊!云婷不到二十岁,要她做你小老婆呢?你、你怎么能打这主意呢?花你的钱,给我个数,我家还钱吧?”

  “哈哈哈!在这穷乡僻壤,花我那十几万元钱,就算你一家子不吃不喝大干二十年也还不起!二十年呐,我有耐心等你那么久吗!”段老五看着抖抖索索的两口子,得意地笑着,“你家儿子媳妇都去回门了,想让他们回来安安生生过日子,就把云婷嫁给我!”

  “不行呀!那云婷娃子有对象,让她给你做小老婆,这法律要管人的!”紧要关头,云婷父母想到了法律。

  “哈哈哈!现在社会开放了,外边有钱人养几个女人还算稀罕?民不告官不究,我老婆不告状什么事也没有!量你两口子也不敢去告!”段老五掐掉手上的烟头,“废话不说了!下个月的今天是个黄道日,我段老五一准来娶亲,不要嫁妆,就要人!”

  没待云婷父母回过神来,段老五钻进汽车,一踩油门,扬起尘土开走了。

  云婷听着父母的哭诉,无言。她知道,段老五一旦翻脸,这新房子和新来的嫂子将会鸡飞蛋打。但是她真的不愿意做人家小老婆啊,她有自己的心上人,那是她的同学,他们说好来年成亲的。

  看着愁眉不展的父母,她说出来自己的想法:“爸、妈,咱去告他吧!法律不允许重婚的!”

  “傻闺女呀,你以为告状那么容易?你有证据?公安局都是保护大局面的,谁是你私家警察能一直看护着你呀?”云婷父亲抹拉着老泪,一家人掉入无底黑洞。

  段老五来娶亲的日子一天天逼近,云婷父母一天天消瘦下去,他们吃不下饭呀,一边担心失去儿媳妇,一边又舍不得女儿去跳火坑。唉!这世间安得双全法,保住儿媳和闺女呀?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两口子决定豁出头皮硬顶。

  段老五按时来娶亲了,迎亲车队像一条长龙,龙头在云婷家门口,龙尾在村子以外一里地。这种娶亲阵势,小山村里是没见过的。从车上下来的男宾,加在一起有两百人左右。这两百左右的娶亲男宾,看上去个个像恶煞,他们拥着段老五向云婷家走去。小山村里人口本来就不多,慑于段老五流氓地痞的威风,就更少有人来凑热闹了,云婷家门外有些冷清。

  见段老五一行人到大门口了,云婷父母立马跪倒在地,连哭带说:“云婷私奔了,这可怎么办呀?”

  “怎么回事儿?这鬼哭狼嚎的,煞老子风景啊?”段老五一阵不快,为了显示自己是个有风度的人,他尽量压住心中的怒火。原来,为了躲过这一劫,云婷昨夜跪别父母,独自上她对象家去了。背着“私奔”的名气,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也许,段老五看在云婷和对象生米得了癫痫病怎么治疗熟饭后,会放她一马?

  “妈的!老子从城里兴师动众来娶亲,竟敢让老子丢人,反了你们了!老子要不是念在一村一份这邻居份上,非把你家踏平不可!”段老五再也装不出风度,他冲着云婷父母破口大骂,“你俩给我前边带路!就算是破鞋,老子今天也要捡走!”

  云婷的哥嫂没见过这场子,小两口扶起父母,没了主意。看来,今天要是不让段老五带走云婷,他不会善罢甘休的。云婷父母只好带着气势汹汹的娶亲队伍去找云婷。

  看到云婷的时候,她和对象还在被窝里。其实,她料定段老五会来找人,她只希望段老五看到眼前光景放自己一马。不到二十岁的她,想法也太天真幼稚了,狼若吃羊,会在张开血盆大口的时刻大动恻隐放过羊吗?

  两百左右的娶亲男宾,个个都是打手出身,他们将云婷对象的村子围个水泄不通,并扬言:只要云婷不跟段老五走,他们就不走。

  段老五的势力太大了,即使报警,也只能解决眼下,解决不了长远,况且,山村里没有通讯设备,谁敢突出重围去报警呀?

  云婷前思后想:决不能因为自己而连累了对象一家和村邻呀!太阳快落山的时候,她泪别了父母和对象,终于还是上了段老五的娶亲车。这一去,就是五年多。

  丈夫在外为非作歹养女人,好多女人宁愿难受着也要保持沉默。这种装聋作哑的沉默不是赞同丈夫的行为,而是为了保全面子,为了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更为了世俗眼中的那种“圆满”。段老五的老婆就是这样子的,只要这个家不散,才不管他在外胡闹什么呢,何况,自己也没能力管住他。

  段老五的老婆第一次看到云婷时,有些惊讶,没想到段老五弄来的“女人”这么小,比起自家女儿大不了几岁呢,真是造孽呀!女人的心柔起来,所有的的妒忌恨顷刻会化为灰烬的,她决定帮这个“妹妹”跳出火坑。有一天,趁着没人她把一包避孕药放在云婷手上:“小妹妹呀,你太小了,不能让老五断送你一辈子的幸福呀。你把这药放好,每次那事前后,按说明服药,姐姐自有办法帮你。记住,在老五面前,你和姐姐我要像仇敌那样对待,不能让他发现秘密呀!”云婷将信将疑藏好了那些药药,快吃完的时候,“姐姐”就会悄悄塞给她。不管“姐姐”的行为是出于好心还是为她本人打算盘,云婷都是满怀感激的,只要能逃出笼牢,有什么苦不可以接受呢?

  段老五养女人,不仅仅为了取乐,他梦想着生出一大堆孩子,一个排或一个连都行,反正自家穷得只剩钱了,多少孩子也养得起。孩子多了,兵多将广,在当地就可以名副其实做霸王啦!可是云婷进门五年出头了,肚子一点动静也没有,他不禁犯了嘀咕:“妈的,年纪轻轻不会生孩子?不给老子生孩子养着你砍球呀?”云婷的情况,他绝不会想到是自家老婆做了手脚,这样的结果,真是老天会安排呀。

  段老五和云婷没有结婚证,他赶云婷出门的时候,却不忘在一张信纸上写下所谓的“离婚协议”:从今后,云婷与段家再无任何关系!

  关在笼牢的小鸟终于可以回归蓝天了!那一天,云婷是坐长途车回乡下老家的。望着车窗外陌生又熟悉的道路,她满面春风中泪光闪闪:五年了,离开家园五年了,这五年多苦难而相思的日子啊,那个思念的人儿他还会不会接纳自己?

  云婷归来的消息很快传到她对象那里,对象连夜赶来看她,原来,他还在原地等她!五年的苦苦盼望与等待,他们又见面了陕西最好的癫痫病医院在哪,他们抱头而哭!亲友村邻看在眼里,没有一人不流泪的……

  很快,两个红本本拿在了云婷和对象的手上,他们没有邀请亲朋好友,只在双方父母的见证下 ,验证了“有情人终成眷属”的老话。

  婚后,云婷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害怕自己不会怀孕的,几年过去了,真的不怀孕啦!她明白,之前“姐姐”让她服用的那些药在她身体中筑起一堵城墙,不寻医问药击破的话,自己是生不出孩子的。

  “非典”那年,吃尽药丸子之“苦”的云婷终于怀孕了, 老天终于让历经苦难的她有了做母亲的机会!她三十二岁那年,终于如愿抱上了自己的儿子,那种苦尽甜来的幸福与喜悦,不是一般人都能体会到的。

  孩子学会走路的时候,云婷和丈夫去城里学了厨艺 技术,从此,一家人从山上搬下来,在我母亲家不远处买房子开起了饭店。凭着两口子的热情和厚道,饭店生意越做越火,钱也越挣越多多,名牌车子和绝版地带的别墅一样不少都有了,一家人过得充实而幸福。美中不足的是,丈夫有个小脾气,发火的时候喜欢摔拌东西,每逢这样时刻,云婷总是静静看着他,她知道,等他发泄完就风平浪静了。对于一个从没嫌弃自己“瑕疵”经历的男人、一个一如既往深爱自己的男人,留给他发小脾气的权利,有什么不可呢?

  ——听完云婷的故事,我默然,也许,饱经风霜后的爱情才称得上“相濡以沫、不离不弃”的爱情吧?那么,云婷的爱情是这样子的,在这个爱情贬值的年代,他们的爱情属于一段佳话,值得人们去赞赏。我对她突然起了好奇心,决定第二天上午去看她。要开学了,第三天我要带孩子们回家,也只能选第二天去看她。

  第二天早饭后,母亲带我去了路边的饭店,大门没开。一阵紧敲,大门里出来一位老者,母亲小声说这是云婷的公公。说明来意后,老者告诉我们,云婷两口子很早就去进料了,到半晌才可以回来。饭店半晌到晚上都很忙的,我怎可以耽误她做生意的时间啊?有点扫兴,却只能随母亲回家。

  第三天老早用过早餐后,母亲送我和孩子们到路口等公交车,必须赶点买火车票的。小女儿闹着让我抱,我弯腰的时候,居然看见云婷身穿睡衣站在阳台上,她定定的望着我们。原来,我等车的地方是个小坡,刚好和云婷的阳台构成平角,她走上阳台刚好看到了等车的我们!

  “这么快就走啦?再住几天吧,你还没尝我手艺呢!”相距百十米,云婷用足够的音量喊我。

  “不行啦!孩子们要开学,非走不可啦!空了去安阳吧,我带你游逛去!”我回答。

  “嗯!一定去安阳看你!下次来,下了火车给我打电话,我开车接你去!对了,阿姨有我号码,你记一个!”

  “谢谢美意啦!下次来了再说吧!公交车就要来了,不跟你说话了,快进屋去吧!”我挥手示意,她也跟着挥手,再见了……

  两年多了,我该去看看千里外的母亲了,顺便再看看云婷。

  “云婷”,一个在字面上都能看出“愁云密布到美好生活”的名字,有多少人知道其中的故事呢?叫这个名字的女子啊,请告诉我,你过得还好吗?

TAG标签:

【审核人:】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