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散文精选 >正文

七绝·读流浪船长舟欲行{闲评清代帝王的诗}文章有感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梦痕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悲剧帝王悲剧诗,怀才未展可怜时。

如今读罢肝肠断,愤慨之余远望思。

附:光绪帝:悲情皇帝苦情诗

我尽量客观地写光绪帝和他的诗,因为我对这个悲剧历史人物,满怀同情。

光绪帝新觉罗·载湉,1871年8月14日(同治十年六月二十八日)生于太平湖东岸的醇亲王邸(即北府,现在为中央音乐学院),他是咸丰帝的胞弟、醇亲王奕譞,生母醇王福晋叶赫那拉氏是慈禧太后的胞妹,所以论起来,光绪帝既是咸丰帝的亲侄子,也是慈禧太后的亲外甥;既是同治帝的堂弟,也是同治帝的表弟。

同治十三年(1875年)一月十二日,同治帝崩于养心殿,无子绝嗣。两宫皇太后乃选醇邸四岁载湉,“承继文宗(咸丰帝)为子,入承大统为嗣皇帝”,年号光绪,是为清朝第十一位皇帝,满清入关后的第九位皇帝。光绪帝在位三十四年,起初仍由两宫垂帘听政,光绪七年慈安太后死后,则由慈禧太后一人垂帘。光绪十三年名义上亲政,但仍由慈禧太后训政,直到光绪十五年(1889年)大婚后,才正式亲政。在位期间,先是爆发了中法战争,后是中国在甲午战争中战败,光绪帝痛定思痛,支持维新派变法图强,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下“明定国是诏”,推动“戊戌变法”。“百日维新”失败后,被幽禁在中南海瀛台,失去了实际权利乃至自由。1900年,经历义和团运动和八国联军入侵,国破家亡之际又承受了与爱妃的生离死别。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十一月十四日暴崩,享年38岁,庙号德宗,谥号同天崇运大中至正经文纬武睿智端俭宽勤景皇帝,葬于清西陵之崇陵。( 文章网:www.sanwen.net )

这位令人同情的苦命帝王,有《清德宗御制诗》稿本一册,据说原存于昭仁殿和毓庆宫,还有一部分在醇邸保存,后统归故宫博物院图书馆保管,其中大多数诗作是光绪十三年和十四年、即他儿童脑癫痫病怎样治疗十七八岁时的作品,全部诗作只有300多首,而且居然从未刊印过。我没见过这个稿本。在有关书籍和网上搜索到一些属名光绪帝的诗,无从辨其真伪。而且,即使真的有这么一个稿本可供研读,若只是看他十七八岁间的作品,也不足以窥见光绪帝诗作的全貌,这给我们的言说带来不少障碍。

在说光绪帝诗作之前,先要说说他的读书。光绪帝载湉和他的堂兄同治帝载淳,先后作了翁同龢的学生,他的学生生活,在《翁同龢》中有详细记录,但他与他的那个小流氓堂兄,可谓同出一脉,天壤之别。光绪帝自幼勤奋好学,按例,毓庆宫于腊月二十七日停课;来年正月初六日开学,然而光绪“自腊月二十八日至新正初五日,每日皆到书房读书写字照旧”。每年逢慈禧太后和光绪生日,都要举行万寿庆典,宫中照例张灯结彩,唱戏庆贺,数日不息。而光绪却每日黎明“到书斋朗诵书史,作字一叶,未尝间断”。别人看戏时,他“略一瞻瞩,便至后殿读书写字”。他对翁师傅说:“钟鼓雅音,此等皆郑声”,“随从人皆愿听戏,余不愿也”。连慈禧太后也说他:“实在好学,行立坐卧皆诵书及诗。”作为一个少年天子,他有时候也淘气,有时候更显出脾气执拗暴躁,但翁师傅对他是理解的,如在日记中写道:“……大怒,排门而出,余等固请还,讲他事以移之,稍定。总管刘来,不知何作语,则又大怒……此向来所无也。天心如此,令人战栗,盖上在冲龄,意气方盛,当思渐渐薰陶,非可强折,又未可诡随也”。

光绪帝很小的时候就表现出了超乎当时王公贵族子弟的诗才,这与同治帝形成异常鲜明的对照。《翁同龢日记》光绪九年十一月初八日(1883年12月7日)记载:“晴暖,请安。上初作望云诗四句,极顺。又作史论,亦通畅。且极喜欢,未初二退。”这是光绪十三岁的一天,也可能是他第一次在翁师傅指导下写诗,我们现在已经无法得知诗的内容了,但从翁师傅的惊喜赞叹中,可知不同凡响,因为翁师傅这样的好评,在教授前任皇帝学生时是从来没有过的。此后,关于光绪帝作诗的佳评,不断出现在《翁同龢日记》中,如“辰正入,作诗(咏桥儿童睡眠癫痫早期症状是什么),甚畅”;“到上书房,请上作诗二首,极敏捷”;“作《立》五绝一首,甚好”;“讲史、作诗、温书,极好”;“膳后则于常课外添作一诗,诗成极速,从此可望稍添矣”。根据翁师傅日记分析,光绪帝在他的引导下是做了大量诗作的,绝不会仅300多首,但随着他的命运悲剧的展开,这些诗可能都散佚了,这是研究这位悲剧帝王多么宝贵的材料呀,真真令人深憾。

我尽所能,挑几首光绪帝的诗,录于此:

《立志》:“读书求义理,立志最为先。一意无旁杂,方能至圣贤。”现在看来,是有些陈腐,但显然他小小年纪,就已经有了“至圣贤”的自觉,这比终生不知是啥角色的同治帝,又强了不知多少。

《西苑即事》:“乘舆晓出禁城中,远望蓬瀛指桂宫。云影破时波影碧,山光映处日光红。旌旗犹带花间露,书卷常翻竹下风。灵沼观鱼民共乐,对时育物励深衷。”虽依旧逃不出“帝王诗”观风景——叹古今——抒怀抱——爱黎民的范式套路,但有些写得真切妥帖,不但比同治帝强了许多,和乾隆比,也远高于他。

《咏古柯庭槐》:“西苑观经史,庭前有古槐。龙鳞皴老干,蚁穴如深荄。翠映林塘水,阴连画舫斋。对兹乔木景,动我世臣怀。”全诗起承转合,居然十分谨严。“对兹”二句,还用了典,语出《孟子·梁惠王下》:“孟子见梁惠王,曰:‘所谓故国者,非谓有乔木之谓也,有世臣之谓也’。”这少年帝王居然已有思治国良臣而若渴的心,也真是难得了。

我在网上搜罗到的光绪帝诗,也有数十首了,但因为没有深加考证,不敢说百分百都是光绪帝的原作,也录于此吧:

《秋意》:“一夕潇潇,非秋却似秋。凉风犹未动,暑气已全收。桐叶碧将堕,红尚稠,西郊金德王,武备及时修。”

《昆明池习水战》“水战原非陆战同,昆明缅想汉时功。谁知万里滇池远,却在堂阶咫尺中。”

《再咏昆明池习水战》“有道惟闻守四夷,筹边端合驻雄师。昆明池水无多地,安用区区习战为?”

贵阳脑癫痫病医院能报销吗

《画兰》:“画兰须得意,笔法看如何。疏淡天然趣,幽香不在多。”

《长春书屋恭和高宗乙酉新春御题》:“松长孙枝石数层,书斋依旧似壶冰。莫言百二十年远,一念钦承至道凝。”

《秋声》:“炎暑时蒸郁,西风始一开,恍疑天地辟,空处有声来。”

《指佞草》:“盛世臣无佞,明时草有神。不知虞陛上,却欲指何人?”

《广陵涛》:“枚笔太纵横,惊涛纸上生。骑射承家法,无忘马上功。”

《千里马》:“天马大宛来,骁腾道路开。銮旗属车里,惜尔轶群材。”

《拟秋风辞》:“秋风起兮草木黄,燕子归兮雁南翔。芙蓉落兮桂子芳,怀古人兮不能忘。横汾之歌何壮哉,俯仰千古真雄才。宝鼎出兮祠后土,性好奇兮志用武。嗟太荒兮安足数,五谷熟兮衣裳完。秋风秋风兮,毋使吾民饥且寒。”

有的诗,写得真心不错。比如这首《拟秋风辞》,若与汉武帝《秋风辞》对读,还是很能令发出一些慨叹感怀来的。而如两首写昆明池水操的,我有一点怀疑。他的本生父醇亲王奕譞任海军大臣期间,就是以“规复昆明湖水操”的名义,开始为慈禧太后修颐和园,还动用了海军的银子。光绪皇帝会公然对这事儿提出疑义吗?我总有一点不。

有一本叫做《清词鳞爪》的书,恕我学问浅陋,无缘拜读。据说上面有一段关于光绪皇帝与爱妃珍妃的泣血唱和。庚子年(1900)八国联军入京,皇室狼狈西逃,西太后深恨珍妃,不许随行西狩,临行赐之死,珍妃乃香销玉殒于宫内井中,这是有事实依据的,至今有珍妃井存焉。光绪帝作为皇上,不能挽救自己的国家;作为丈夫,不能保护自己的爱人,其命运之惨,不难想见。《清词鳞爪》上记载的,正是珍妃临终留给光绪帝的一阕生离死别之词,调寄《一剪梅》,词曰:“人折牡丹妒色娇,瓣也残抛,枝也断梢。花魂萦绕君王飘。外寇牙獠,厉鹗飞跑。 昔日东皇甘澍浇,圣主龙韬,民主歌尧。西风怎奈雨潇潇,谢了琼瑶,哭了花朝。”

癫痫治疗药物吃完后会犯困吗

该书还记载说:光绪看到这断肠之词,悲号不已,黄昏时到井边凭吊,哭赋《南乡子》一阕,以答亡妃。词云:“卿似玉梨魂,倩影鹦哥唤不闻,玉惨花愁罗敷去,昭君,重画娥眉塞上云。 恨海莫沉沦,断藕当年女昆仑,井染胭脂寒蛩泣,黄昏,雨打鸳鸯两地分。”

解放后,《故宫周刊》曾采访过亲眼目睹珍妃被害的太监唐冠卿,唐太监力证害死珍妃是慈禧下的令,由太监崔玉贵执行。查清亡后,崔玉贵亦坦承自己曾奉慈禧之命,亲手把珍妃推入井中淹死。他说:“我不会忘掉那一段事,那是我经历的最惨最惨的一段往事。,很佩服二十五岁的珍妃,说出话来比刀子还锋利,死在临头,一点也不打颤:‘我罪不该死!皇上没让我死!你们爱逃跑不逃跑,但皇上不应逃跑!’这三句话多在理!咽得老太后一句话也回答不上来,只能耍蛮。(珍妃)在冷宫里呆了三年,能说出这样的话,真是了不起。”

但我对光绪皇帝与爱妃的生死问答,还是不能断其真伪,怕也只能抱憾恨之情,以待方家垂教了。

网上还传有一首“光绪诗”,也是为珍妃惨死而作,诗曰:“金井一叶坠,凄凉瑶殿旁。残枝未零落,映日有辉光。沟水空流恨,霓裳与断肠。何如泽畔草,犹得宿鸳鸯。”但大多认定这是担任晚清宫廷史官达十九年之久恽毓鼎所写。我对恽澄斋没什么研究,早年在恩师范宽农先生处,见过他的《澄斋日记》,厚厚的,可惜当时正奔走生计,狼狈不堪,没能静下心来读上一读。

顺带说一句,前面提到的那个昆明湖水操学堂,现已在原址部分恢复了,地点在颐和园西堤耕织图那一带。今年3月,柳梢初黄,我与海洋交通史学者刘义杰兄曾游历过一次,现在的外学堂改做了茶馆,我们在那里吃了味道极差的宫保鸡丁盖饭,受了素质极差的服务员大妞儿的冷遇。有兴趣的不妨去那里看看,很长,那个水操学堂被某造纸厂当了车间,生产擦屁股的卫生纸,能恢复成今天这个样子,已是难得了。

分享到: 好友和群 空间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